趁4城轨道交通还处于规划设计阶段

趁4城轨道交通还处于规划设计阶段

为此,今年两会,攀枝花、凉山两地的代表、委员均提出了“两个打通”的建议:水路,打通攀枝花、凉山至宜宾的长江航运通道;陆路,打通至宜宾的高速公路。代表、委员们建议,实施翻坝转运系统,将长江干线航道从宜宾延伸至攀西,结束攀枝花、凉山境内的金沙江无法全域通航的历史,同时加快推进宜攀高速建设,促进攀西试验区的发展。

华西都市报记者 田雪皎 徐湘东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罗尹 宦小淮 曹建梅 李庆 王正元 实习生 刘萧萧 王漫

金沙江从攀枝花、凉山境内流过,如果利用水路航运,向东直达宜宾、重庆、武汉、上海,矿石等大宗散货和农副产品等的优势就能得以体现,同时也能构建起攀西乃至滇北地区的东向出海水路大通道。

1月28日,魏宏省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2015年要“进一步优化经济空间格局”,并对成都、川南、川东北、川西北、攀西五大经济区未来的发展方向进行了概述。五大经济区如何成为新的地区增长点?如何协调发展、区域特色鲜明?这些问题引发了几个经济区的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热议。

“金沙江沿江矿藏资源十分丰富,但由于交通条件制约,资源无法得到大规模开发和利用。”省政协委员、凉山州政协副主席宋光明说,攀西两地往北,仅一条雅西高速,往南也只有一条到昆明的高速;铁路方面也只有横贯南北的成昆线,且运能长期不足。那么,攀西战略资源创新开发试验区如何更好地融入长江经济带?

成渝客专、川南城际铁路、城市轨道交通,你可曾想过它们如果联网在一起,实现无缝对接,将会对川南经济区带来怎样的变化?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支持川西北生态经济示范区,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和环境保护,建设国家重要生态文化旅游区。”

川南4城集聚在不足4万平方公里的地域内,城市间两两相距40至80公里,形成的高群聚性的城市群落,全国罕见。对此,省政协委员、内江职业技术学院信息电子工程系主任扶振新建议,趁4城轨道交通还处于规划设计阶段,调整空间较大,应率先发展“川南城市轨道交通先行试验区”。省政府应从川南城市群一体化发展角度出发,对川南轨道交通进行统一规划、整体部署,从宏观层面整体推进“试验区”建设。同时,建立川南城市轨道交通发展基金、支持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等方式给予川南各市一定的财力支持。

田晓丹说,川西北生态经济示范区是发展潜力最大的一个经济区,只要政策落实到位,发展速度将是5个经济区里最快的。

对此,省人大代表、阿坝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田晓丹说,这一表述,明确了甘孜、阿坝两州今后的发展方向,符合两州目前的发展特点。“目前这一片区域缺少高等级铁路和公路,交通现状落后于周边的青海、甘肃,甚至是西藏,必须加大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

达州和川东北的城市一样,是原川陕苏区的重要组成地区,属于革命老区。向仕春说,目前国家层面正研究编制推进原川陕苏区振兴发展规划,落实《秦巴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规划》。“川东北五市要抓住难得的发展机遇,加强无缝对接,争取国家在优惠政策、资金帮扶和项目扶持上的利好因素。”

随着《川东北经济区发展规划》的出台,川东北五市已建立了区域合作机制,每年实施重点项目,解决重大问题。除了合作机制,省人大代表、达州市发改委主任向仕春认为,川东北兄弟城市谋发展,还要用好交通、能源、革命老区这“三张牌”。

“川东北经济区要抱团发展,首先在交通上就要实现互联互通。”向仕春说,只有缩短5市的空间距离,才能拉进彼此心理距离。此外,川东北地区天然气资源丰富,是国家重要的清洁能源化工基地。以后川东北地区的定位必须由单一资源基地向立体能源化工中心转变,天然气产业朝着精细化工发展,最后升级到发展新材料,同时川东北经济区天然气就地转化,造福于民。

“这样又与成渝客专连接在一起了。”杨松柏认为,这样有利于川南经济区的发展,加上如果城际铁路延伸到遂宁和绵阳,又把川南、川东、川西北紧密联系在一起。据悉,川南城际铁路内江北接轨工程已经动工建设,这意味着,去成都或重庆,去宜宾或自贡,都可在内江北站实现零换乘。

1月29日,省人大代表、内江市市长杨松柏在内江代表团分组讨论会上建议,要进一步加强川南经济区重大基础设施规划建设,特别是城市轨道交通、城际轨道交通,要统一规划、统一实施。这一观点,获得省人大代表、省发改委主任唐利民的赞同。唐利民表示,除了城际铁路之外,川南4城互相借力,才能达到“1+12”的效果。

阅读次数:
 

上一篇:现阶段至少有50至60栋旅馆正寻求出售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